网站首页 法学研究 律师业务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本站简介 法律评论 盈科合肥律师 民事律师 公司律师 离婚律师 法律法规 刑事律师 法治新闻 合肥律师事务所 合肥律师咨询
   网站公告: 合肥有名的刑事辩护律师有哪些?合肥有名的刑事辩护律师有哪些?我希望联系一位合肥有名的刑事辩护律师?   庆祝安徽刑事辩护网开通十四周年!本网专业刑事律师将开展优惠刑事辩护服务活动!   合肥刑事案件专业律师,合肥刑事案件专业律师胡瑾律师介绍!   合肥刑事大案律师,合肥大案律师:胡瑾律师介绍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刑事律师 >>> 刑事案件传真
淮南市打黑大案:朱玉龙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淮南黑社会案内幕
发表日期:2010/7/12    已经有32139位读者读过此文    
斩断朱玉龙的黑恶“铁爪子”
        安徽省淮南市打黑第一案近日一审判决,首犯朱玉龙被以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非法拘禁罪等8项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1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3年。其他14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2年至9个月有期徒刑。

  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以被告人朱玉龙为首的犯罪团伙自2006年开始,通过“拜把子”等形式,逐渐形成了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组织结构较为稳定、严密的犯罪组织。该团伙成员较多,内部分工明确,朱玉龙是团伙的组织领导者。该团伙以向赌场“放爪子”攫取经济利益,支持团伙活动。经查实该团伙实施的有组织的犯罪事实18起,涉嫌赌博、非法拘禁、故意伤害、非法侵入住宅、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聚众斗殴、非法持有枪支等罪名。

 

  5月25日,经过一年的精心侦查,在淮南轰动一时的朱玉龙黑社会性质团伙成员终于站在审判台上。淮南市中级法院内挤满了围观的群众,气氛十分热烈。快开庭了,淮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黄升忠的心情异常激动,看着眼前这几箱案件卷宗,不停地来回踱步,此时的他和广大民警一样,惟一愿望就是能够将这个黑恶团伙摧毁!于是,这一年来查案的艰辛与压力——涌上心头。

  一封举报信牵出黑恶团伙

  去年4月的一天,淮南市公安局局长龚英敏像往常一样查阅举报信箱,一封举报信引起了他的注意,信中描述了以朱玉龙为首的一伙人聚众斗殴、在赌场向人放高利贷、非法侵入民宅,甚至非法拘禁他人的事实。龚局长凭直觉判断,这可能是淮南市打黑队成立后的第一条“大鱼”!虽然举报信中反映的都是个案,但依据举报信的内容以及多年侦查工作的经验,龚局长觉得这很可能是一个可以涉嫌黑社会性质的黑恶团伙,于是迅速召集打黑队的队员,对这个黑恶团伙进行调查。

  举报信中的受害人王春是第一个突破口,他曾经是一名赌徒,因为输光了钱急于回本,就从朱玉龙他们手里借了几万元钱,后来由于无力偿还被朱玉龙等人拘禁殴打,一开始他并不愿意配合警方调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实在被他们弄怕了”。民警经过耐心工作终于从王春的口中得知其详细的被害经过以及许多其他受害人的信息。民警们便马不停蹄地奔走于这些受害人之间,希望能够多了解一些关于这个团伙的信息和罪证。调查结果让民警们大吃一惊,这伙人在淮南以及周边地区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他们不仅仅是个恶势力,而且就像龚局长预想的那样,他们是黑社会性质的恶势力组织。

  “六龙一虎”结成黑社会组织

  “兄弟们手拉手,抱在一起往前闯!”2006年6月的某天,朱玉龙在淮南市城郊的一个小饭店里提出了这个响亮的口号,并收拢了7个兄弟,情节就像香港电影中的古惑仔。朱玉开、俞磊、吴怀顶、孙春蕾、刘亮亮等7人为结拜兄弟,并且共同称呼没有参加结拜的朱玉龙为“大哥”。他们决定“出道”去混,想方设法壮大自己的声势,于是相约文身,其中6人在身上文了“披肩龙”,另外一人文了一只“下山虎”,从此他们自称“六龙一虎”。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这所谓的“六龙一虎”就纠结了许多同伙,在朱玉龙的指挥下开始干起了为祸百姓的勾当。

  这“六龙一虎”都比朱玉龙年纪大,也混得比朱玉龙久,却心甘情愿的拜朱玉龙做了老大,这就不得不说说朱玉龙了。他是淮南市田家庵区三和乡人,曾做过汽车修理的学徒,也做过饭店的服务员。最近几年,正逢淮南市大建设,将山南地区作为经济开发区,市政府等机关也计划迁到那里,经济一下子活了起来。但与此同时,活起来的还有像朱玉龙这样蠢蠢欲动的不法分子。

  朱玉龙作为土居三和乡的人,眼红于外边的人在自己家门前干工程挣大钱,于是就纠结了一帮兄弟,起先是阻挠外地人来承包工程,并且自己也接些小工程,或者运送建筑材料之类的活。在这期间,朱玉龙就多次纠集同伙,聚众闹事斗殴,后来更是变本加厉。他渐渐觉得这样为了工程的小利益争弄得头破血流并不划算,于是颇有心计的他就邀了俞磊、吴怀顶等7人,商量以后的发展,这才有了兄弟的所谓“结拜”和日后的所谓“出道”。

  朱玉龙用干工程挣来的钱做本钱,开始向赌场放高利贷。当地人把在赌场放高利贷俗称为“放爪子”,放出去的钱就称为“爪子钱”。这“爪子”也有死活之分,朱玉龙他们放的“死爪子”一般是1万元本钱一天100元利息,借期必须是10天,而且先扣下10天的利息,也就是说,借1万元只能拿到9000元。如果是“活爪子”,那就1万元钱一天300元利息,利息也是先扣下的,只是没有10天借期这个限制。

  朱玉龙等人放的高利贷利息高得吓人,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这么高的利息。正因为一般人承受不了这么高的利息,所以“放爪子”也有风险,万一放出去的钱收不回来,那就“放飞”了,不仅钱拿不回来,还会在所谓的“同行”中丢脸。但朱玉龙这伙人在淮南市,如周边的凤台、田家庵、潘集甚至是合肥等地的赌场名气极大。朱玉龙有个外号,叫“铁爪子”,人人都知道,朱玉龙放出去的“爪子钱”,肯定可以收回来,他们这伙人的手段十分残忍,一旦遇上收钱有阻力,就会使出各种手段迫害借高利贷的人。

  “铁爪子”手段残忍,劣迹斑斑

  2008年2月的一天,淮南市田家庵区某宾馆的一间客房内时不时地传出隐约的哀嚎声,原来是一个叫裴山的赌徒被朱玉龙等人拘禁在宾馆内。2007年底,裴山从朱玉龙处借了7万元“爪子钱”,最后连本带利竟然要偿还几十万元,无力偿还的裴山被朱玉龙等人带到了这间小宾馆内,朱玉龙这次带足了“家伙”,要一次性“了事”。在被拘禁期间,裴山被拳打脚踢,并被朱玉龙等人用皮带抽打。他们威胁裴山,如果不还钱,就要杀他偿命。裴山不堪虐待和威逼,联系家人凑钱,家人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才凑了5万元现金送给了朱玉龙,朱玉龙等人还不放人,最后逼裴山写了余款的欠条才将其放走。

  2006年,淮南市一名叫李应的赌徒在赌场内从朱玉龙等人处借了2万元“爪子钱”,因无力偿还被朱玉龙等人多次殴打。2007年初的一天下午,朱玉龙带吴怀顶、孙春蕾等“得力干将”找到李应,索要赌债未果,便将李应强行带到上湖村一宾馆内看管,逼要“爪子钱”。在拘禁期间,李应饱受折磨,苦口哀求,但朱玉龙就是不愿“放他一马”。当晚,朱玉龙等人出去吃夜宵离开了宾馆,李应趁这个机会逃离了魔窟。此时他已经被拘禁了26个小时,并被多次长时间殴打,逃出门后的李应差点晕倒在路边。不料几天后,气急败坏的朱玉龙又带着一帮人抓住了李应,并将他强行带到田家庵区一家宾馆内看管,这次李应又被拘禁了36个小时。有了这两次的痛苦经历,李应再也不敢在家呆了,只好背井离乡躲到了外地,想不到朱玉龙又安排人每日蹲守在李应父母家中,非法滋扰时间长达一个多月之久,李应的父母四处躲藏,有家不敢回,家中的耕牛也不敢牵回家。李应的母亲因无法忍受,竟然要喝农药自杀。李应最终被逼无奈,为归还“爪子钱”居然铤而走险,盗窃国家财产,结果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2008年初,黄林在一赌场内借了朱玉龙“爪子钱”未还,2008年6月16日下午,吴怀顶、路军、连绍陆等人在谢家集区一个赌场内发现了黄林,于是纠缠他偿还赌债,黄林也不是省油的灯,但因为吴怀顶他们人多势众,不好当场发作,只好在谢家集某酒店请吴怀顶等人吃饭,试图求他们放宽还债的限期。但在吃饭间发生了冲突,当晚10时许,在吴怀顶等人走到酒店门口时,黄林驾驶一辆轿车朝吴怀顶撞去,吴怀顶随即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朝黄林射击,因汽车挡风玻璃阻拦没有打中,后又发生多次火拼才将这事摆平。

  经过两年多数十场大大小小的“拼杀”,“铁爪子”朱玉龙已经是名声在外,谁欠了他的钱都不敢不还,否则下场会十分凄惨,这在当地的赌场中几乎人尽皆知。而朱玉龙和他的所谓“六龙一虎”也凭借自己在“江湖”上的声威变得越来越霸道专横。

  民警全力出击斩断“铁爪子”

  一直在精心调查的淮南市公安局民警们逐渐摸清了朱玉龙黑恶团伙核心成员的活动轨迹,并且准备实施抓捕。但就在这时朱玉龙这伙人好像嗅到了什么风声,竟然隐匿了起来,不仅很少去赌场放高利贷,甚至连外出活动都大大减少,这让民警们很伤脑筋。他们固然狡猾,但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人。很快,民警们就查出该团伙的重要成员俞磊正隐藏在合肥市火车站附近的某小区内,于是专案组成员迅速出击,连夜赶往该小区布置抓捕。在查清了小区的情况之后,抓捕组的民警们觉得直接进门抓捕比较困难,而且不想打草惊蛇,思前想后,决定分两队人进行守候,伺机抓捕。晚上11时许,在楼道附近守候的民警传来消息,俞磊可能出门了。抓捕的最佳时机来了,在楼道外守候的民警没有惊动俞磊,而是尾随他向小区外走去,就在俞磊和守候在大门口的民警错身的瞬间,民警们突然出击,将俞磊按倒在地。被按住的俞磊口中骂骂咧咧,试图伺机挣脱民警,但为时已晚,他已被牢牢扣住了。

  朱玉龙的“左膀右臂”俞磊落网了,随后归案的就是“老大”朱玉龙。专案组民警们查知朱玉龙一直隐藏于淮南市某高级酒店中,便迅速行动起来。机会难得,绝对不能让他溜了,否则再想找人就困难了。而当专案组民警们来到该酒店时,却又遇到了新的状况,朱玉龙十分狡猾,他躲在酒店里开了两个房间,民警们一时不能确定他究竟在哪一个房间里。如果没有找准朱玉龙,那么很可能打草惊蛇错失一个抓捕他的良机。冷静下来之后,抓捕组决定先控制住一间客房的大门,假借查房为名进入另一间房。这一试探就知道朱玉龙在这间房内,他憋着不敢开门。民警们果断破门,一拥而入,将正在里面吸毒的朱玉龙抓了个正着,可笑的朱玉龙严禁自己的手下吸毒,自己却在吸毒时落入了法网。

  “老大”被抓了,马仔们要么被捕,要么投案自首,这个团伙立刻土崩瓦解。很多受害者一开始被他们弄怕了,不敢出来配合警方工作,但一听说他们被捕了,都踊跃出来揭发他们,还有一个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远走他乡打工的受害人大老远赶回来指证他们。由于证据确凿,这伙人很快就交代了基本的犯罪事实。

  后记

  尽管朱玉龙黑恶团伙成员已经被捕,并且交代了基本的犯罪事实,但他们面对法院审判,竟然试图翻案,企图摘掉自己黑社会组织的犯罪性质。黄升忠支队长在开庭前十分紧张,在将主要嫌犯全部抓捕归案后,他和全体专案组成员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给这个涉嫌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一个合理的审判,将他们绳之以法,给人民一个交待。相信法律会给他们一个公允的判决。

  淮南市公安局打黑队刚成立后不久就有这么大的斩获,受到了省公安厅领导的肯定和表扬,打黑队成员还带着案件的资料前往打黑事业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的重庆,与那里的公安同志进行交流,互相学习取长补短。而面对佳绩,淮南市公安局局长龚英敏显得很淡定:“打黑除恶任重而道远,只有打得及时、打得彻底,才能让百姓安定,让群众满意。”

  (文中受害人均为化名)

【打印本文章】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合肥传销头目名单——合肥传销人员曝光!
马来西亚MBI电子股游戏理财合法吗?马来西亚mbi理财是传销吗?
安徽司法鉴定机构名录:安徽司法鉴定单位电话
盈科合肥律师、合肥律师网专业律师介绍---盈科合肥律师介绍
宿州杀人案-- 宿州大学生张国杰杀死女友抛尸获死罪
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瑶海区、新站区、经开区、包河区、蜀山区、庐阳区、高新区、肥东县、肥西县、长丰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办公地址及办公电话
合肥市公安局、合肥瑶海区公安分局、合肥庐阳公安分局、合肥蜀山区公安分局、合肥包河公安分局,派出所电话
淮南市打黑大案:朱玉龙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淮南黑社会案内幕
推荐文章  
合肥律师胡瑾被中国科技大学聘为法学兼职教授!
中央电视台报道胡瑾律师、汪剑律师办理的滁州诈骗大案
合肥律师事务所胡瑾律师荣获2017盈科全国优秀刑事律师称号!
安徽省高院发布10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胡瑾律师办理了其中的两件
合肥律师网 合肥律师邓国敏律师 走近盈科合肥知名女律师 ——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安徽省高院发布10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胡瑾律师办理了其中的两件
胡瑾律师近期办理的部分诉讼案件
热烈庆祝合肥律师门户网(www.148yk.com)开通运营!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08 合肥律师网.合肥律师事务所 免责声明 皖ICP备08004261号

合肥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电话:0551-62837148        Email:hefei148@163.com     邮编:230061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327号合肥师范学院大门南侧二楼合肥律师网办公室     胡瑾律师:13855183210   合肥律师QQ:762781753

合肥律师网:合肥市律师协会专业合肥律师事务所,合肥资深大律师、合肥刑事律师、合肥刑事辩护律师,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专业律师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