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法学研究 律师业务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本站简介 法律评论 盈科合肥律师 民事律师 公司律师 离婚律师 法律法规 刑事律师 法治新闻 合肥律师事务所 合肥律师咨询
   网站公告: 合肥律师网--合肥律师网介绍、合肥律师网专业律师介绍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民事律师 >>> 安徽刑事大案
E租宝案件最新消息——E租宝钰申合肥第一分公司负责人邵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在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
发表日期:2019/1/10    已经有650位读者读过此文    

 E租宝案件最新消息——E租宝上海钰申合肥第一分公司负责人邵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在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

20151212日,E租宝上海钰申合肥第一分公司负责人邵某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刑事拘留,2016114日被批准逮捕。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刑事部律师邓国敏律师接受邵某近亲属的委托担任邵某的辩护人。邓律师接受委托后,多次前往合肥市看守所会见,根据邵某提供的信息研判案情,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邓律师通过仔细阅卷,并与公诉机关多次进行当面或者电话沟通,提出认定邵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达2亿多元的证据明显不足并出具了法律意见书,邓律师的观点被办案机关所采纳,2016918日邵某被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取保候审。

自此案件经历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两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一直到20181122日在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邓国敏律师作为邵某的辩护人出庭进行辩护。由于案情复杂,数额巨大,法庭未当庭宣判,目前辩护人正积极协助被告人邵某就退回违法所得、缴纳罚金以期获得更多的量刑减轻空间,相信通过律师长达三年的努力,最终案件会获得良好的判决结果。

 

以下附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为E租宝上海钰申合肥第一分公司负责人邵某出庭辩护的辩护词要点节选。

 

 E租宝钰申合肥第一分公司负责人邵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辩护词       

辩护人对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邵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性质不持异议,仅对被告人具有的法定与酌定从轻量刑情节及量刑建议提出辩护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本案系单位犯罪,涉案的所有非法吸收的存款均是以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以下简称“钰申公司”)的名义对外进行的,并非以被告人邵某的名义对外进行的。

 首先,从形式上看,投资人都是通过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的对外宣传了解到e租宝的产品,进而来到合肥分公司的经营场所签合同进行投资,投资人或是在e租宝网络金融平台上注册为会员后进行充值投资或是通过合肥分公司的POS机刷卡充值,投资人收到的《融资租赁债权转让合同》加盖有“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和“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公章,故所涉双方当事人为投资人和钰申公司,且接受资金的当事人为钰申公司在法律上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单位,而非自然人。

其次,从实质上看,被告人邵某等工作人员的行为完全是以钰申公司的名义对外进行的职务行为,所吸收的公众存款完全是为了单位的利益而不是其个人的利益。依据公司涉案员工的讯问笔录、投资人的证言及投资人提供的合同和银行流水等证据均一致反映出投资人投资的款项均进入涉案公司的账户,被告人邵某即便作为被任命的负责人也无权干涉及截取所吸收的款项,只是按月领取工资。

再次,从行为实施的时间和程序上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活动是钰申总公司统一决策决定的,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钰申合肥分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28日,设立登记的负责人是王某某,且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于合肥分公司设立之日即任命王某某为分公司负责人,全权处理合肥分公司的业务。2015年5月,被告人邵某系通过正式招聘进入钰申合肥分公司,后被变更任命为公司的负责人。故从被告人邵某进入分公司进行管理的时间上来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活动属于公司行为。

最后,根据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出具的《起诉意见书》和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也指出,受害人报案的是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吸收的公众存款,起诉书中认定的也是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此外,本案办理过程中,办案机关查封的是公司的财产,这表明办案机关认为本案是单位犯罪,而不是自然人犯罪。

综上,本案应认定为单位犯罪,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二、(一)关于单位犯罪问题的规定,以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归单位所有的,是单位犯罪……3、对未作为单位犯罪起诉的单位犯罪案件的处理。对于应当认定为单位犯罪的案件,检察机关只作为自然人犯罪案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及时与检察机关协商,建议检察机关对犯罪单位补充起诉。如检察机关不补充起诉的,人民法院仍应依法审理,对被起诉的自然人根据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及庭审查明的事实,依法按单位犯罪中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并应引用刑罚分则关于单位犯罪追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刑事责任的有关条款。对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单位犯罪,自然人承担刑事责任的基础不同,承担的刑事责任的程度也明显不同,建议法庭在认定本案系单位犯罪的基础上,对各自然人的量刑时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邵某作为被任命的合肥分公司的负责人,对于其实施、参与的活动,以直接责任人员的身份,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二、被告人邵某主观恶性较小、没有积极主动实施犯罪的故意,而是作为公司的员工依照指示履行工作职责,被动成为了单位犯罪的工具。

1被告人邵某并不知晓钰申公司违法犯罪的真实意图。

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钰申合肥分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28日,被告人邵某2015年5月因找工作而进入合肥分公司,因进入公司后,其工作能力较突出而被任命为分公司负责人,被告人邵某只是名义上认命的公司负责人,其完全受总公司的授意和指示进行日常管理工作,其和普通员工一样按月领取相应的工资,其所实施的行为只是因被钰申公司欺骗而为,在没有认识到公司违法犯罪真面目的情况下,成为了公司违法犯罪的工具。

2被告人邵某尽到了相应的注意义务。

首先,从钰申公司进行融资的方式上看,公司采用广告投放、发放传单、讲课等方式对公司的融资项目进行宣传,符合一般公司进行融资宣传的基本方式。

其次,从e租宝六种产品的收益上看,最高年化收益率为14.6%,钰申公司许诺的年息收益并未超过民间资金借贷年利率受法律保护的最高额24%(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6%的四倍计算)。此外,e租宝产品在各大电视媒体和纸质媒体上均长期进行宣传,加之据被告人邵某的供述其在中登网上查询了钰城融资租赁公司债权的真实性,故作为被告人邵某有理由相信公司及其所从事的工作是合法的融资行为。

再次,从客观事实上,基于对钰申公司合法融资的确信,被告人邵某将自己的几十万存款也投入到了公司的融资项目中且并未还本,其自己亦是本案的受害者,这也进一步说明邵某对钰申公司的犯罪意图并不知晓。

此外,辩护人需要说明的是,案件发生在2015年前后,那个时期正是国家进行金融改革,鼓励金融创新的阶段,在当时的大背景下,各种新型的金融产品应运而生,e租宝产品作为当时知名度最高,最受投资者追捧的金融产品也是得到了国家相关部门的认可,并通过众多媒体进行宣传。本案的被告人邵某招聘进入钰申合肥分公司,以他的知识和阅历是无法在当时就意识到e租宝的违法性,请求法庭在量刑时考虑到e租宝整个案件发生背景的特殊性,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三、公诉机关依据安徽某某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认定被告人邵某所吸收的存款投资金额为266084176.91元,辩护人认为《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因其在形式上和内容上欠缺合法性、客观性而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1、作为鉴定主体的安徽某某会计师事务所,没有侦查机关的委托授权。

根据司法部《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十六条的规定,司法鉴定机构决定受理鉴定委托的,应当与委托人签订司法鉴定委托书。司法鉴定委托书应当载明委托人名称、司法鉴定机构名称、委托鉴定事项、是否属于重新鉴定、鉴定用途、与鉴定有关的基本案情、鉴定材料的提供和退还、鉴定风险,以及双方商定的鉴定时限、鉴定费用及收取方式、双方权利义务等其他需要载明的事项。本案关于审计报告的相关材料里没有附有侦查机关与的安徽某某会计师事务所签订的司法鉴定委托书,即便在审计报告里记载了委托单位、委托日期、委托事项、送审材料等内容,因其记载不全,又缺乏侦查机关的盖章授权,并不能替代司法鉴定委托书。如果没有上述材料、没有记载上述内容,就不能证明鉴定机构的该鉴定得到了侦查机关的委托授权,更无法证明鉴定机构的这次鉴定是否已超出司法鉴定委托书的授权范围。虽然未附有司法鉴定委托书的鉴定意见在理论上是属于证据瑕疵,但在没有补正或无法补正之前,仍然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2、作为鉴定主体的安徽某某会计师事务所,不具备司法鉴定的资质和条件。

根据《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条的规定申请从事司法鉴定业务的个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由省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审核,对符合条件的予以登记,编入鉴定人和鉴定机构名册并公告”,即司法鉴定机构经省级司法行政机关审核登记,取得《司法鉴定许可证》,方能从事司法鉴定业务。因此,辩护人在查询2018年度安徽省司法厅公布的国家司法鉴定机构名册中没有安徽某某会计师事务所的名字,此鉴定机构在《审计报告》相关材料里只附有此会计师事务所的营业执照和执业证书,而缺乏《司法鉴定许可证》。由此可见,安徽某某会计师事务所作为鉴定机构是不具备司法鉴定的上述资质和条件的,根据《刑诉解释》第八十五条第(一)项鉴定机构不具备法定资质,或者鉴定事项超出该鉴定机构业务范围、技术条件的,鉴定意见属于绝对排除的范畴。据此,该《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3、出具《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里的鉴定人员不具备司法鉴定的资质和条件。

根据《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第三条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的相关规定,司法鉴定人应当具备本办法规定的条件,经省级司法行政机关审核登记,取得《司法鉴定人执业证》,按照登记的司法鉴定执业类别,从事司法鉴定业务。为此,辩护人在查询2018年度安徽省司法厅公布的国家司法鉴定人名册没有查到《审计报告》里两位鉴定人员的名字,《审计报告》相关材料里也没有这两名鉴定人员的《司法鉴定人执业证》(只有注册会计师证),由此可见,上述两名鉴定人员是不具备上述司法鉴定的资质和条件的,根据《刑诉解释》第八十五条第(二)项鉴定人不具备法定资质,不具有相关专业技术或者职称的,此鉴定意见属于绝对排除的范畴。据此,该《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4、《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审计报告》所依托的送检材料存在来源不明的情形,无法核实其送检材料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

审计报告记载的鉴定材料为公安机关提供的福建中证司法鉴定中心提取的e租宝平台后台数据表格,包括项目信息表、会员信息表、充值记录表、投资记录表、赎回记录表、提现记录表及资金统计表。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十二条的规定,委托人委托鉴定的,应当向司法鉴定机构提供真实、完整、充分的鉴定材料,并对鉴定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本案中上述提及的送检材料未随卷移送,系鉴定材料来源不明,既无法证明其来源的合法性,也无法证明其内容的真实性,导致无法核实依据其所作出的结论的合法真实性。辩护人认为,认定钰申公司非法吸收存款的数额的原始材料至少应该包括询问笔录中投资人自述的投资金额、投资人的投资凭证(如收据或者银行的转账记录等)以及收款方的收款记录;只有这三者俱备并一一相对应才能实际确认钰申公司的非法吸收资金所得。据此,本案的《审计报告》属于法定绝对排除的范畴,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5、 《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审计报告》中关于被告人邵某累计吸收存款金额的结论存在不一致的情况。会计师事务所采用按照2015年4月至2015年12月期间每月投资人的投资类型(八种)进行审计共计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为264371524.50元,然而按照投资人累计充值金额进行汇总得出的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为266102676.91元(其中邵某参与吸收的存款金额为266084176.91元),两种鉴定方法得出的数额明显矛盾,显然会计师事务所在计算金额时存在重复计算的问题。辩护人认为,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中关于涉案金额的确定对直接影响被告人的量刑,故审计报告对涉案金额的审计结论应当准确唯一;本案中存在鉴定结论不一致的情况,因此该《审计报告》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综上,辩护人通过上述事实与理由阐明了《司法鉴定专项审计报告审计报告》不能作为认定本案吸收公众存款的金额,故根据本案现有的证据,辩护人认为应当以公安机关已查实的购买e租宝产品的各投资人提供的投资凭证进行汇总后的金额作为涉案金额。

四、被告人邵某具有如下法定与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量刑情节。

1、被告人邵某e租宝犯罪集团中处于从犯地位。

上海钰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在钰诚集团整个犯罪组织中属于最低级别,合肥分公司所吸收的投资人的所有款项最终都进入了总公司e租宝平台账户。被告人邵某作为合肥分公司的负责人其工作权限及内容均受总公司的授意和安排,并无自主权,故从被告人邵某在整个犯罪集团中的作用及地位可知,其构成从犯。

2、根据被告人邵某的归案经过,辩护人认为其符合自首的法定认定情形。

办案机关将被告人邵某的到案方式定为书面传唤,是在对被告人邵某的住所地及公司经营场所进行搜查后进行书面传唤的,这表明公安机关只是掌握了初步的犯罪线索或证据,但当时凭这些线索和证据又尚不足以对被告人邵某进行讯问或采取强制措施,故以传唤形式通知其到案,以接受进一步调查。依据法律规定,传唤既不是讯问,也不属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刑事强制措施,被告人邵某经书面传唤后,在其人身自由未被公安机关实际控制前自行归案的,应认定为自动投案。此外,被告人归案后,能够主动、如实的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配合公安和公诉机关对案件的侦查,故被告人邵某应当被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另外,在2015年12月11日下午,钰申合肥分公司在庐阳区工作的一些员工被公安机关传唤调查,被告人邵某在没有收到任何传唤的情况下,主动前往配合公安机关进行调查说明情况,后被告知让其先回去等消息,这足以说明被告人邵某有主动归案,如实供述的意愿。

3、起诉书中认定被告人邵某的涉案金额为266084176.91元,其金额是包括案发前已经偿付投资人本息的金额。依据最高院 《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以行为人所吸收的资金全额计算;案发前后已归还的数额,可以作为量刑情节酌情考虑。 

4、被告人邵某当庭认罪、真诚悔罪,愿意尽其所能退赔投资人并积极缴纳罚金,且系初犯、偶犯。

综上,本案属于单位犯罪,且被告人邵某系从犯,主观恶性较小,恳请法庭综合考虑上述情形对其从宽处理,辩护人建议对其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以上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充分考虑。

 

 

【打印本文章】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合肥传销头目名单——合肥传销人员曝光!
马来西亚MBI电子股游戏理财合法吗?马来西亚mbi理财是传销吗?
安徽司法鉴定机构名录:安徽司法鉴定单位电话
盈科合肥律师、合肥律师网专业律师介绍---盈科合肥律师介绍
宿州杀人案-- 宿州大学生张国杰杀死女友抛尸获死罪
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瑶海区、新站区、经开区、包河区、蜀山区、庐阳区、高新区、肥东县、肥西县、长丰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办公地址及办公电话
合肥市公安局、合肥瑶海区公安分局、合肥庐阳公安分局、合肥蜀山区公安分局、合肥包河公安分局,派出所电话
淮南市打黑大案:朱玉龙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淮南黑社会案内幕
推荐文章  
合肥律师胡瑾被中国科技大学聘为法学兼职教授!
中央电视台报道胡瑾律师、汪剑律师办理的滁州诈骗大案
合肥律师事务所胡瑾律师荣获2017盈科全国优秀刑事律师称号!
安徽省高院发布10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胡瑾律师办理了其中的两件
合肥律师网 合肥律师邓国敏律师 走近盈科合肥知名女律师 ——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安徽省高院发布10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胡瑾律师办理了其中的两件
胡瑾律师近期办理的部分诉讼案件
热烈庆祝合肥律师门户网(www.148yk.com)开通运营!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08 合肥律师网.合肥律师事务所 免责声明 皖ICP备08004261号

合肥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电话:0551-62837148        Email:hefei148@163.com     邮编:230061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327号合肥师范学院大门南侧二楼合肥律师网办公室     胡瑾律师:13855183210   合肥律师QQ:762781753

合肥律师网:合肥市律师协会专业合肥律师事务所,合肥资深大律师、合肥刑事律师、合肥刑事辩护律师,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专业律师团队!